陈丹青的感情生活

陈丹青的感情生活

陈丹青星座是什么?

陈丹青是狮子座,但他感情上很有洁癖,而且没有狮子座一般的张扬性。祖籍广东三合镇良村,生于上海,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,艺术家、作家、文艺评论家。陈丹青无论画风与文风,都具有一种优雅而朴素,睿智而率真的气质,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。

对陈丹青的评价

过去看了《西藏组画》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看了他70年代的写生,感到完全是顺理成章,水到渠成的事情,我甚至觉得,他那些写生之作更有感性魅力,更生动耐看。陈丹青在70年代的大部分肖像,构图和创作,虽说出自文革或准文革时代,却没有或极少文革美术的红,光,亮和一本正经的做姿做态。

这使我很惊异,因为这现象在当时是很少见的。他是凭着什么做到这一点的,我尚不清楚。但前面二条即天分和真诚的激情,应该也是原有的一部分。即他当时作画,主要不是产生于迎合领导的指示。而是产生于内在艺术冲动,因此那表现来得自然,而没有掺进更多工具论的,风格化的,概念化的东西。

当年被清华北大“破格”录取的天才,后来怎样了?

虽然上一个好大学的唯一途径就是要好好学习,但是,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适合应试教育的。

“千里马常有,而伯乐不常有”,有时候,天才也是会被埋没的,你只需要等到你的伯乐。高考是一个独木桥,能够走过这个独木桥的人,很少。我们国家可以说是一个“高考大国”,每一年参加高考的学生都有好几百万,竞争也是相当激烈的,只有成绩足够优秀,才会去到好的大学。

清华北大,可以说是众多学子中的梦想大学,当然,能够去到清华北大的都是学生中的佼佼者,但是,也是有例外的。当年被清华北大“破格”录取的天才,后来都怎么样了呢?说出来你可能不太信。

一、偏科型人才

就现在的教学体系来说,都在鼓励学生们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,而想要被某些高校录取,那自然是不能够出现偏科的现象,假如你有一门科目偏科严重,那么你的总分就可能达不到学校的要求,也就不会被录取了。

现在的教学和以前相比,也是好了很多的,教育已经全面普及了,受教育的人们也多了许多,但是在过去,教育体制还不完善,所以每一个学校都会有自主招生,当有些学生某一门学科不好,或是有严重的偏科现象,纵使他的总分没有达到学校的要求,但是在某一方面,他很擅长,也是可以被录取的。

那时的国家百废待兴,各个学校都需要大量的人才,在这一环境下,就会破格录取一些偏科型人才。

二、破格录取

我国的著名画家陈丹青,就是一个偏科型人才,他的文化课并不太优秀,但是他很喜欢画画,对绘画很是执着,从他记事起,就对绘画很是喜爱。由于没有专业的老师指导,也没有去上有关于绘画的课程,书本上的画,邮票上的画,都是他的启蒙老师,他那时虽不能创造出自己的画,但是他临摹的画也很有他自己的特色。

陈丹青是在1953年出生的,那时的国家还不发达,教育也不普及,他只能过着自己的生活,将画画当作自己的爱好。后来,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,陈丹青就去报考了中央美术学院,但是因为离开学堂的时间太久了,让他对于英语这门科目无从下手,这也让他的文化课0分,但是他的专业考试却是满分,因为当时缺少这样的人才,后来也就破格录取了他。

三、成为了大有作为的人物

像陈丹青这样被破格录取的人还有很多,比如说朱自清,韩寒,虽然有些方面不达标,但是还是很优秀,很有闪光点的,这些被破格录取的偏科型人才,在后来都是大有作为的。

结语:有的人就是在某一方面有天赋,当然,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薄弱的地方,都是需要扬长避短的。

木心和陈丹青的关系

陈丹青是木心的学生。

真正将木心带到大陆读者面前的,是画家陈丹青。陈丹青是木心的学生。1982年,陈丹青在纽约求学,在地铁上因为朋友介绍而认识木心。1989年,木心在纽约开设“世界文学史”课程,陈丹青听了五年,记了厚厚的五六本笔记。

陈丹青一直觉得,木心的作品好,要介绍给国人。陈丹青将这个想法付诸实施。2006年,木心著作《哥伦比亚的倒影》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,并配有《关于木心》小册子一本。

对于美术界而言,1980年盛夏,是陈丹青的舆论热季,在研究生毕业画展中.他呈示出七件描绘藏族生活的油画,以其令人信服的真实形象,以其平实含蓄的画意,深深引起同行们的“绘画与生活”的反思。

画展研讨会上,《西藏组画》被誉为“现实主义”的“还原”,而获得普遍肯定时,他却答道:“我并不愿把这些画抬高到“高于生活”的种种“主义”中去。”

陈丹青说自己画的,只是眼前平凡的生活、原原本本的一些男人和女人们。这一席语气谦卑的告白,正是日后国内画坛”生活流”创作最早的宣言。

陈丹青的架上思变

1980年,陈丹青毕业后留校任教于油画系第一工作室。1982年,陈丹青按捺不住对西方艺术追本溯源,饱览油画原作的动意,遂从中央美术学院辞职,移居美国纽约。1983年6月,陈丹青的画展成为中国当代画家在美国举办的第一个个展。之后,他在美国取得了属于一个艺术家应有的成就。当时的纽约,后现代艺术全面登场,陈丹青开始实践新的表现方式:做大型并置系列。摆弄视觉与历史,为“历史画”寻找当代语言。通过临摹各种经典和当代影像图片,然后并置,以及画中画、写生静物等,在影像、装置、行为大行其道的国际艺术情境下,思考当代架上绘画在图像泛滥时代的存在意义,呈现出独立的新的价值观。陈丹青创作了一系列二联、三联、多联画,他并置了历史名作与当代图像,用以揭示历史演变中观念行为的断续异同。他将当代女子的黑白图像与米勒的《拾穗》并置;将因偷食禁果被驱逐的夏娃,与偷情被曝光的黛安娜并置……1995年,陈丹青产生了一个让自己吃惊的念头:所有挂在墙上的画、所有装置作品,都是“静物”。于是他完成了一组15米长、两米高的十联画《静物》,其中的九个画面,是各种画册中的当代装置艺术。他想,既然画照片,就可以干脆画书、画画册。两年后,他在地上摊开几本画册,画成一幅写生。此后,他的画册写生一发不可收,他由浓至淡、由繁至简;从西方美术史图像转向中国画图像;从一堆叠放的书到一本摊开的书。他常把不同时期、不同的印刷品放到一起画。陈丹青说:“如今我与国画的关系已经颠倒错乱:除了守着一摊油画工具,我变得不爱看油画。古人说,称阅读不如背诵,背诵不如抄写。绘画亦然。倘非亲手临摹,此前我莫说不曾‘懂得’,甚至谈不上‘看见’国画——奇怪,经由临写国画,我的油画手艺长进了,我却恍然自以为真的是在画国画。”陈丹青于2000年回国后,曾带着学生去北京二道沟村“下生活”,画农民、退伍军人,去矿区画井下工人,也曾在国外美术馆临摹世界“原典”。他时刻呵斥自己:放老实一点,回到写生,坚持写生。这是一个图像时代,而一直坚持写生、写实的陈丹青称自己是活在一个“前现代”社会。他排斥依赖照片,一如他当年仅靠速写便画出了《西藏组画》。2010年,陈丹青与杨飞云策划了两个大型美展——《回到写生》《面对原典》,分别在中国美术馆、中国油画院展出。从徐悲鸿、刘海粟等到当下画家,三代人的写生、临摹作品第一次集体亮相。陈丹青在展览序言里直陈:写生、临摹所凸显的中国油画学习与实践中所产生的概念模糊、意义错位以及艺术精神浮于绘画之上等问题。陈丹青指出:写生与临摹有可能被当代艺术和传统艺术轻视了,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写生更是逐渐被贬值,大家就对着照片画画,写生已经在画家实践中全面退场,30年来,全国院校师生的写生能力,一代不如一代,而事实上第一代的写生仍没有过关。

版权声明: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,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内容仅供读者参考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sdnit.com/mm/486247.html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